岜沙 最后的枪手部落

一路上走走停停,带着随即萌生的各种感动。

经过12个半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这次旅行了第一个目的地---贵州东南部的从江县。

准备第二天一早,就直接去闻名于世的岜沙—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古苗寨。

那是我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地方,对我有着非同寻常的魅力。

我喜欢探究追索,喜欢古老而淳朴的情素。

在从江停留的间隙,我、深瞳、和名嘴主播不顾旅途劳累,沿着冷冷的街倒找夜宵。

最难忘的,是我们三人围坐在暖暖的炉灶上的大锅旁,吃从江特色小吃。

第二天到了岜沙后,才知道,梦里的排山倒海,也比不过现实的冰山一角。

踏上这片别样的土地,恍若穿越了时光隧道,

我们如同行走在古老文明的脉络里,山那边的一切繁华都与岜沙无关。

他们按自己久远的方式生活着。

 

一排排古朴的吊脚木楼,

一个个肩扛木枪、腰别短倒、头蓄发髻,右衽铜扣青布衣,直通大管青布裤的男人。

他们用自己种的棉花织布,用镰刀剃头,

一个现代文明无法渗透的村落。

神秘、圣净、淳朴随时随地袭击你的视觉,

竟不知自己身处何世。

好客苗胞热情邀请去家里做客,

浓浓的饭香,神秘的苗语,清澈的眼神

每一举首投足都能带来感动

 

他们敬天畏神,被称为圣净之地,

相信祖先的灵魂就隐身在月亮山的茫茫林海中。

他们每出生一个孩子,

家里人就会种下一棵属于孩子的树,

当他死去的时候,被他做棺材。

 

岁月更替,沧海桑田,

唯一不改的,是自成一体的苗文化。

然而,看到他们阴暗破旧的房间,原始贫穷的生活状态,以及那憨态可鞠的老者,

忽然间,所有的风景,都变得苍凉。

这是文化还是落后?

我们用了猎奇的眼睛去看他们的习俗

他们表演,我们举起相机捕捉这苍凉的精彩

我们说真美,我们说喜欢,可是,

给你住这样的房子,过这样的生活

你愿意?

我承认,这就是我们的虚伪。

最后的集体舞,我也被拉了进去,不知道舞步,也跟不上节拍,踉跄地被人拽着跳,被一层又一层的人群淹没。

 人群散去。

梦也醒了

 我甚至回忆不起很多人的容貌

只剩下一些苍凉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