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瑰丽的民族风情画卷 ——评杨玉平《心灵家园》

一幅瑰丽的民族风情画卷
 ——评杨玉平《心灵家园》   

        人与土地的脱离是现代人的一种畸形,一种病态,而且还是一种危机和大悲剧的根源。所有的土地几乎都被沥青和混凝土严严密密地覆盖了。这是横梗在城市居民与土地之间的一层人造坚壳。正是它——现代文明一一把人与大自然——人类真正的故乡——隔开了;隔得近在咫尺,远在天涯;隔得日益疏远、陌生、对抗。弗洛伊德的文明哲学是对的,因为他认为,在文明化的价值和人的本能要求之间存在着一种永恒的、不可避免的冲突。

  正因为有这种冲突,所以城市人就向往着乡村,想看看原生态的东西。其实乡村旅游并不是仅仅是看山看水,看民族歌舞,那是浅层次的东西,如果仅仅如此电视上就能看到。人们为啥不远千里万里来到苗乡侗寨?其实人们来乡村旅游主要是来看这方土地上的人们的生活情态和精神寄托。世界上每个族群在不同的角落里生活,他们的生活寄托是不一样的,凭着这个不一样,活了那么多年,生活得那么滋润,原因是多方面的。生活情态和精神寄托不是一个单独的歌舞表演能够表现的,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和那方水土养育的人的各种生活状况才可以将其表现。从这个角度说杨玉平的《心灵家园》正是在这个方面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民族风情的描述规范与走向。《心灵家园》选取从江21个乡镇30多个村寨作为描写对象,涵盖苗侗瑶壮等民族,既有代表性又有典型性,每个村寨各有侧重,各有闪光点,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幅瑰丽的民族风情画卷。这幅画卷中充溢着浓浓的情意以及对生命的另样诠释,同时作者还通过“公务员”这个特殊视角,对社会发展、民族进步、百姓生计进行了思考。《心灵家园》既给人以审美的愉悦,有审美价值,又给人深邃的思考,有社会价值,值得一读。

  《心灵家园》所描述的民族风情都别具特色,有文化内涵,又有历史悠远的特点,作者多次提到这里是世界递交的一张名片,其意思是说这样的民族风情是旅游观赏的精品或极品,说极品也没有错,外国人称“疲惫心灵最后家园”,贵州美学博士封孝伦教授称黔东南的旅游景点许多都可以称为“极品”,不同的是作者应用艺术的手法把这“极品”打扮得更加玲珑剔透,更具观赏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