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约从江

  没有名城镇远的悠久,没有凤城天柱的厚重,没有黎平的粗犷,没有雷山的雄浑,没有骄人的文化底蕴,没有显赫的历史名人,连县名都是“永从县”之“从”与“下江县”之“江”拼凑而成。但是,隅居东南之角的从江,宛如天然去雕饰的村姑,因了汤汤而下的母亲河都柳江,收获了大山河谷的秀美与灵气,便拥有了独特的婉约、妩媚、清纯、文静。

  都柳江的轻盈妩媚注定是为着装扮处女般的从江而准备的。

  处于亚热带青翠如蓝的都柳江河谷里几乎一年四季都有花儿点缀,简直就是赏花的长廊。春天的桃红李白遍地菜花黄之景是再平常不过的了。入夏,傍水而立,轻拂河面,次第怒放的都柳江映山红,一直延续到仲夏,末了,片片落红随波逐流,让美丽在流动中延续,这花与水的依恋、缠绵,让每一个踏进从江的人无不感觉到她真实而别样的美。一俟秋天就属于三角梅的季节了,盛开的三角梅招摇在房前屋后,阳台窗外,田边地角,街边路旁,红的紫的粉的,一串串,一簇簇,似彩霞,像火焰,热热闹闹,大大方方,映红了小城,染红了江面,点缀了河谷,点燃了小城人的希望,照亮了小城人的心情,让小城在婉约、文静中平添了热情、奔放之气,恰似小城姑娘脸颊上的酡红。 小城人特别钟爱三角梅,诚然视为“县花”,潜心培育新品,精心呵护,在小城,几乎一年四季都会看到三角梅开的踪影。三角梅更钟情小城人,从夏末陪伴着小城的人们到深冬,直到强劲的寒风将恋枝的花瓣吹离母体,片片凋零,纷纷随风飘临河滩、草间、街面、行人的头顶,回归自然,这就是外人无不称羡的小城独特风景。都说有了河就有了灵气,有了花就有了柔气,有了树就有了生气,这有水长流有花常伴有树常绿的小城从江就有了独特的婉约之气了。

  都柳江进入丙妹镇时特意弯了个C型大湾,边城从江就坐落在湾的两岸。山水环抱花团锦簇的从江城不大,却精致得如江南古镇,三座大桥横跨东西,桥下木舟穿梭,橹声阵阵,水流孱孱,常常雾霭锁江,好像美丽少女的神秘面纱。老城区两条窄窄的老街,大榕树庇护下的老旧砖房木楼个挨着个,密密匝匝,临江而建,要不是这几年多了几座砖房,丰水期的老城区就像《边城》里的沱江两岸了。每天清晨,在雾气朦胧的江面上,杨柳依依的河岸边,宛如欧阳修笔下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重无数”的景象,随着广西抢滩上行机船轰鸣声的来临,沉睡的小城醒了,老城区码头的河滩便开始了忙碌。河面挤满了大小木船,人群熙熙攘攘,卸货装货的工人,讨价还价的小贩,想赶早买点“直销货”的老人,乘渡船往来的两岸居民,还有困在笼里急得胡喊乱叫的鸡们鸭们,构成一幅充满边城乡野气息的江边早市图。直到太阳挂在江东的山丫,驱散满江雾霾,江面码头才逐渐恢复平静,各色店铺在漫不经心中开张,车辆、行人才渐次多了起来。都柳江自古就是大山峡谷中的从江通向山外的一条黄金通道,在打通陆路通道以前,几乎所有物流都靠水运,这码头便自然成了货物集散地,直到陆路打通,精明的湖南人迅速抢占了街面,质次价低的“湖南货”乘需而入占领了市场,结束了一江独霸局面。当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小城人的质量意识在增强,现在登陆从江的品牌店已不少了,但要打破“广西码头湖南街”的格局却仍需时日。

  在外人看来,从江是遥远的原始的。有朋友将她称为“第九世界”,中国是第三世界,贵州是中国的“第三世界”,从江,是贵州的“第三世界”。有朋友不无诗意地说,从林城贵阳往东南走呀走,直到不能再走了,那就是从江。更有朋友调侃说,溜达在城中的大桥上,不小心就会收到“欢迎您到广西来!”的手机短信,这广西老表也忒客气,请客请到我家里来了。